【长照法律】长辈生前「口头安排」的财产分配,具有法律效力吗?

时间:2020-06-13 浏览量:635

某次演讲后,和往常一样,有几位听众过来和我询问:「自己的法律问题要如何处理?」

这次听众的问题也很多,在演讲后,我已经将近再花了20分钟的时间回答问题。因此有几位听众等不及,便过来和我索取一下名片并询问法律谘询的预约方式后,就先离开了。

然而有位女士非常的有耐心,她一直静静的站在旁边,听其他人和我讨论问题,直到最后一位提问者也离开后,她才开口说:「吴律师,您要不要先喝口水?」

听到她这幺一说,我确实也感到口渴,毕竟刚才连续讲了约两个半小时的话,我口乾舌燥的对她说:「谢谢您,我先喝口水,我们再聊。」

我快速的喝了几口水后,就对她说:「请问您有什幺需要协助的吗?」我也好奇她这幺有耐心的等着,是需要解决什幺问题呢?

吴律师,我是想请教您:「关于继承房子的问题!」

「之前我婆婆在世的时候,本来有两间房子,她把其中一间过户给我大伯,后来说另一间,就是她生前住得那一间,在过世之后要给我先生。」

本来婆婆有跟我先生提到:「要立遗嘱把房子留给他。」,但我先生想:「写遗嘱好像触霉头又伤感情,而自己的妈妈和哥哥都是亲人,既然妈妈都这样讲了,哥哥应该也会遵守!」他就跟婆婆说:「不用了。」

「后来婆婆过世了,因为婆婆也没留多少遗产,就是这个房子和一些存款而已,所以不需要缴遗产税,他们兄弟也报完遗产税拿到免税证明了。」

接着,我先生就和他哥哥谈到:「这个房子,是否就按照妈妈生前的遗愿,留给我?」没想到大伯竟然说:「那只是妈妈自己跟你讲的,我没同意。后来妈妈的想法改变了,所以才没有做任何法律上安排,现在既然是妈妈的遗产,那我们两个就都有份可以来分!」

「请问我大伯说的是对的吗?他可以这样不尊重我婆婆生前的遗愿吗?」与先前的平静语态不同,这位女士很急切的说出她的问题,我想这问题应该困扰他们一阵子了。

我心想:「其实这位女士的疑问,是许多遇到遗产分配纷争问题的家庭中,许多人的共同疑问。」因此,需要趁此机会来和她澄清一下。

「我想先请教一下几个问题,好让我们的问题能够釐清的更清楚一点。请问您公公还在吗?您先生还有其他的兄弟姊妹吗?」我问。

「我公公早在婆婆过世之前,就已经先走好几年了。我婆婆她就只生两个孩子,就是我先生和他哥哥。」

「那幺现在婆婆的法定继承人,就是他们兄弟两个。」先釐清继承人有谁,我再来跟她说明这个房子的情况。

「很遗憾的是,如果您婆婆生前,确实没有用赠与或立遗嘱、遗嘱信託等方式,把房子指定留给您先生,那幺这个房子和您婆婆留下的存款一样,确实是她的两个孩子都有权利可以继承,并且按照应继分分配。」

「现在,除非他们两个自己有谈出双方都能接受的『遗产分割方案』,例如:存款都由您大伯继承,他愿意不分配房子,而房子的部分就由您先生单独取得。」

「可是我婆婆之前是这样跟我先生讲的,大伯可以不尊重我婆婆的『遗愿』吗?」

「您婆婆的『遗愿』,就像刚才说的,除非她生前有把自己如何分配的意思,落实成符合法律规定要件的『遗嘱』或『遗嘱信託』这样可以有法律上强制力的文件,不然目前法律上就只能按照刚才和您解说的方式,分配处理了。」

「那如果,当初婆婆是在像过年这样的家族聚会上,跟大家讲她的意思呢?结果一样吗?」看来,这位女士仍然想抓住最后一点,让她先生可以单独继承房子的希望。

「那幺,在家族聚会上,婆婆这样说了,您先生和大伯有答应吗?」我接着问她。

「我的印象是,就婆婆自己宣布,大伯没有吭声说好或不好;我先生说:他都尊重妈妈的意愿。」

「如果大伯当年有答应的话,或许还可以说他和您先生之间有协议在,因此您先生法律上,可以要求他履行协议。但目前听起来,您大伯当年并没有表示同意,因此,就没有协议了。所以今天他们两个只能用谈的做遗产分割,而您大伯确实是仍然对于房子有继承权的。」

「好吧!谢谢您吴律师,我了解了,我会跟我先生说的。」虽然没有获得她想要的答案,但至少釐清目前的清况,我想对于他们如何处理遗产,还是可以有帮助的。


许多继承人在讨论,如何分配被继承人(父母)的遗产时,都会提到要尊重父母亲生前的意思(我把它称为「遗愿」)把某个特定的财产(通常还是价值不斐的不动产)留给某个特定人(可能是子女辈、甚至是孙子女辈)而且会有迷思是:单纯的遗愿,就有法律上的效力!

但是需要跟大家釐清的是:「遗愿」并非法律上有效力、可以强制要求其他继承人履行的!

因此,除非被继承人生前已经做了「赠与」,或是用保险规(相关险种、要保人、被保险人、受益人还要安排正确)不然就是要把自己的遗愿,用符合法律要件的「遗嘱」、「遗嘱信託」来表示,甚至分配方式还要思考「特留份」(违反虽不影响遗嘱效力,但有扣减权的问题)

并需要安排「遗嘱执行人」来执行自己的「遗嘱」。

不然未来继承人们,真的只能把被继承人留下的所有财产,都列入遗产中,和其他继承人们一起讨论要如何分配(做出「遗产分割协议」) 如果谈不拢,那很抱歉最后只能走上法院的「遗产分割诉讼」一途了。

在自己上天堂后,所留下来的财产,要如何成为自己对于家人们最后的礼物,而不是打官司的导火线,真的仰赖大家的智慧了。

参考法条:民法第1190条、民法第1191条第1项、民法第1194条、保险法第112条、保险法第135-3条

延伸阅读 担心死后子女挥霍财产,可善用「遗嘱信託」 子女抛弃财产房地继承权利,还要抚养父母吗? 许多遗产纠纷,源自继承人对「付出」的认知差距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