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,我的「恐色症」

时间:2020-08-06 浏览量:903

说说,我的「恐色症」熟悉我的家人朋友与工作伙伴都知道,我对颜色,有着超乎一般的神经质与焦虑,我戏称这毛病为「恐色症」。

几乎是任何鲜豔妍媚明丽 甚至粉嫩可爱色彩都在排斥之列。能够接受者,唯独白(但绝非冷冽凛然无机工业感的白)、有限度的黑,以及偏向暗沉浑拙的「浊色」等;而纯粹由来天然如大地色系,则是平素爱悦之色。

病入膏肓程度,小自个人衣着配件物件文具、日常餐具工具厨具用具,以至居家与自有店铺办公室之空间色调材质 总之看得到摸得到用得到、属一己之「领土管辖版图」都在严格坚守管控範围。

所以,从来家中举目可见一片简素,衣柜打开更是肃穆寡欲。出外游玩或旅行时分对可能久待之所时时处于戒慎恐惧状态:不仅下榻旅馆一律事先再三打探严选,误入色调装潢不合意之旅宿甚至餐厅咖啡馆、导致不得不拔脚夺门而逃事件更是屡屡发生

同事们早对我的症头束手无策,《Yilan美食生活玩家》与《PEKOE食品杂货铺》网站本身和出版品、商品包装风格勉强还由着我任性,至于店铺上架之餐具选色则尽量不让插手,以免背离正常市场口味太远──则已成为大伙儿心照不宣的潜规则。

说说,我的「恐色症」究竟为什幺会如此呢?我想,不单单出乎先天个性的孤僻严肃内敛好静,更多应是受西方现代与极简主义甚至日本茶道美学之长年薰陶涵泳,对简约低调朴实无华之美情有独锺。

遂而,特别在居家设计与陈设布置上,二十多年来,这样的想法更是一路贯彻至今。

「不要颜色」。在每一设计、选材、选色时刻,我都不断强调这一点。

当然绝非悉数一任透明凛白漆黑无色,我总要求:「以材质的颜色为颜色」──木的颜色、竹的颜色、石的颜色、草的颜色、布的颜色、玻璃的颜色、金属的颜色、混凝土的颜色

即连家中所有物件的添购,也刻意避过任何鲜明扎眼色彩,只愿只肯只能,本质本色本来面目,本心直性相见。

事实上,对我而言,这般对「本色」的追求,无疑是一种摒去浮面表象的虚华外在涂装,直接与自然连结联繫的过程。

说说,我的「恐色症」而是的。我在人生里生活里始终相信且不停印证的是,当被更多的、真正贴近自然的物事所环绕包围,眼见身触,方能真正感觉自在安顿。

一如我颇欣赏的日本设计师原研哉在其着作《白》一书中,对日本「传统色」的描述:

「日本传统色令人目眩的多样性起源于平安时代的王朝文化。这个时代培育出一种捕捉自然界细腻的变迁,再运用、表现于服饰及日常用品并引起共鸣的文化 」

「『萌黄』、『浅葱』这种从自然界捕捉的词彙纤细而微弱,但是对于颜色的观点具有说服力,所以能够深入人们的感性部分。颜色的名称就像穿线的细针,一针一线确实缝入我们感觉之中的敏感部分,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是刺穿目标的快感或共鸣。」

──确实一直以来,对这世间大多数色彩多多少少都怀有难以跨越的恐惧的我,却对日本传统颜色经常抱持好感,想来正是出乎这般动人的、和自然的细腻连结和共鸣吧!

只不过,忍不住想抱怨是,这多年坚持其实并不容易。居家设计施工还好,反是日常生活用品、特别是消耗类的品项,安静素朴的选择委实太少甚至没有。弄得我每常为了一块菜瓜布、一巾抹布、一只垃圾袋上天下地网海里狂搜疯找
说说,我的「恐色症」
「为什幺一定都要那幺俗豔那幺花俏呢?出一款素素净净盒装面纸有这幺难吗?」──这样的念叨在我家可曰随时上演。

「只不过,什幺颜色都没有,不会太空寂冷清吗?」有时,会有朋友如是问。

不会的。我总认为,家的温暖,并非由来自色彩上的缤纷,而是,此中人与生活的丰富、深度与厚度。

记得多年前,有位设计师好友曾对我说,居家里最美丽的装饰,是书、还有花。

我深以为然。到现在,满架藏书、以及偶而添置的鲜花瓶插,确实是我认为的、家中无比动人的景致。

但更知道其实远远不只:还有错落摆置其中的各种珍爱的、悉心寻来的生活工具器物,有家人起居相聚的身影,有言说谈笑的声音和不时流动的喜欢的音乐,有烹调食物的景象、声音与味道,说说,我的「恐色症」有穿窗而入的景色与天光

更了然是,在这已然嘈杂喧嚣庞杂繁乱太过的世界里,当身边周遭眼所见身所处之环境越是单纯简净,心绪便越能沈澱清明;更多本质的、真淳的景与物与事与思,以及其中所追求的构筑的美好生活样貌与路,方更能,清晰浮现。


★ 关于我的私宅改造完整过程与理念已结集《家的模样》一书。欢迎捧场!

 


★ 【新书】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正式推出!
说说,我的「恐色症」
好消息!期盼已久的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,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。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,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,二三十年点滴累积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