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愿为你放弃一切,但你却不愿回头看我一眼」─为什幺喜欢的人不

时间:2020-06-11 浏览量:861

图/Shutterstock 文/亚瑟 

「愿为你放弃一切,但你却不愿回头看我一眼」─为什幺喜欢的人不

「为什幺我喜欢的人都不喜欢我?」在我担任情感导师的四年来,可能听过这个问题几百遍了。在我踏入这个行业以前,我一直以为这个问题,大概只有外在条件不佳、不擅言词的人会遇到。但正式进入这个领域之后,我发现有这个困扰的人,不分男女,有很多人都是条件不错、谈吐打扮也还得宜,也有追求者的。

我记得最清楚的例子,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。当时,我们的粉专刚成立不久,按讚数只有两千多人,这个女生个人的脸书追蹤人数,就大于我们整个粉专的按讚人数。这个女生长得既漂亮、身材又好,也很擅长聊天交朋友,个性直率好相处,追她的男生非常多,但不知道为什幺,她喜欢的男生就是不会喜欢她。

不仅是女性,男性的部分,我也遇过一个很极端的案例。这位男性是个非常斯文有礼的人,身高虽不到顶高,但也过了大部分女性对于身高的标準。长相虽然没有特别出众,但打扮非常得体,讲话又幽默风趣、懂得拿捏分寸,又非常多才多艺,堪称十项全能。除此之外,他还非常富裕―当时的他为了追一个女生,毫不犹豫的买下一台Lexus 的骄车,因为他觉得开玛莎拉蒂太高调。即使他的条件这幺好,有非常多想追他的女生,但他仍然遇到了「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」的问题。

「为什幺喜欢的人不喜欢我」是个很难的问题,大部分的人都将这件事的成因,归咎于所谓的「得失心」―因为太在乎结果,所以反而让自己失常。但如同前面说过的,「得失心」是个很笼统的说法,而且即使知道了这个原因,也没办法解决任何事,唯一解套的方法,似乎只剩下「不要那幺喜欢对方」、「让自己同时有多条线,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」。这些方法确实能在一定程度内,有效缓解人们在面对喜欢的人时,所产生的紧张感,但当喜欢超越了一个程度,人们往往会全心全意地,把心思都投注在同一个人身上,这些方法也就不再管用了。

在我看来,「得失心」是个表层的原因,而「得失心」的生成,不仅是因为自己的选择少,更重要的原因则是─人们透过这个喜欢的人,来定义了自己。在说「定义自己」以前,我们先来说说「潜意识」这玩意儿。

「潜意识」这个名词,相信大家不陌生。在心理学的活跃之下,现代人大多都知道,人的大脑分为「意识」和「潜意识」两个部分。「意识」是我们所知道的、感觉得到的,可以说是想法、念头、感觉,凡我们能感知到的部分,就称之为意识。而「潜意识」则是深藏在意识之下,人们无法轻易察觉的部分。它包含了我们不愿承认的自己、曾经发生过,却淡忘的事情、内在的信念,以及强大的直觉等等。凡是我们不愿让它浮到脑海里去清楚意识到的,都会藏在潜意识之中。这些我们不想知道的、不想承认的,并不会因为我们的否定就不存在,但在日常生活中,它的确很有可能被我们巧妙的掩藏起来。只是,一旦发生重大的刺激,我们的意识有太多东西要处理的时候,就没有余力去掩盖那些平时不会出现的事物,这时,它们就像冲破封印的鬼一样一涌而上,把我们整得惨兮兮。

而我所谓的「定义自己」,就属于那些平常被我们藏起来的部分。在我的上一本书《从左手到牵手》里,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―每段关係都是自己跟自己关係的反射,当你和他人的关係出了问题,表示你和自己的关係也必定有问题,只是透过你和他人之间的问题来提醒你。

那幺这和「定义自己」又有什幺关係呢?这样说吧!你有没有发现,每一件你重视的、在意的、无论如何不想失败的事情,都让你有特别严重的得失心?例如大学考试、上台演讲、工作面试、与大老闆会谈、和喜欢的人相处⋯⋯等等,只要你越在意,你就越紧张。

你可能会说:「这是当然的啊!因为我想成功啊,当然会紧张!大家不都是这样吗?」那你有没有发现,当你越紧张,你就越无法发挥出原有的实力?而你之所以会失常,原因就是你说的:想成功、想做好、想表现好。

在我们所处的世界里,几乎到哪都提倡着:「好的才值得被爱。」不管是人还是物品都一样,这点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透过大人的反应学习到了。从小,我们只要表现得乖、听话,大人就会称讚;只要在学校成绩很好,或是受到老师表扬,回到家父母就会嘉奖;只要得奖了,或是取得了某个地位,所有人都会很高兴,而我们也因此感觉到自己的价值。

相反的,如果我们不乖、胡闹,就会挨骂挨揍;如果成绩不好,或是被老师讨厌,就会得到比较差的人际关係,以及父母失望的表情;如果在各方面都表现平平、庸庸碌碌,我们就绝对不会得到风云人物的待遇,父母也不会有什幺期待,更别提给予奖励了。

在我们从小到大所获得的体验里,「表现好就能够被爱」几乎可以说是天经地义的道理,所以人们都拼了命的想要让自己在某些地方表现得好,以换取在世界生存的一席之地。一旦面临了「自己可能不好」的状况时,我们就会感到恐惧,因为不好就是没有价值的,而没有价值的人,当然不能被爱。

因此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理想的自我,那个理想的自己能够得到所有人的喜爱,所以我们不断在现实生活中,扮演那个自认为理想的角色。一旦无法达到理想中的样子,就会感到羞愧,认为自己不够好。所以在我们面对到极大的压力情境时,紧张的感觉就会油然而生,那是一个考验的时刻―证明自己到底够不够好。

所以,「得失心」与其说是「想得到某个东西」,不如说是「想确定自己是有价值的、值得被爱的」,我想会来得更贴切。「得」,指的是被爱的资格;「失」,代表的是不被爱的可能。而面对喜欢的对象也会有得失心的原因,则是因为:大部分有这个问题的人,都会认为自己喜欢的对象是「好的」,而自己只要配不上这个「好的」,就表示自己是「不好的」,「不好的」就是没价值的、不值得被爱的,因此否定掉自己的价值。他们无法将「喜欢」视为纯粹的喜好,毕竟在他们的世界里,「好的」才能被喜欢,所以凡是他们喜欢的部分,都会被解释为「好」。在有「好」作为比较的前提下,他们也会去检视自己有哪些地方属于「好的」,可以被人喜欢,有哪些地方属于「不好的」,可能会造成别人的不喜欢。只要他们发现自己的「不好」,就会想要极力隐藏,所以在与喜欢的人相处时,会变得特别彆扭、紧张,也会想刻意营造出某种形象,或是刻意呈现自己认为有魅力的一面,导致对方觉得和他们相处很无聊、不自在、平面呆板,于是得到了他们不想要的结果。

要解决「喜欢的对象不喜欢自己」的根本方法,除了吸引的技术层面以外(请参阅《从左手到牵手》),心态面的稳固,靠的其实就是由内在建立自我的价值,也就是所谓的「自我价值内求」。

要做到这件事不容易,它是个人生课题,大部分的人其实不愿意为了谈场恋爱,而让自己进入这幺艰辛的修炼之中。但这不仅是为了「谈场恋爱」而已,它还攸关了人生的快乐与否。如果无法从内在建立自己的价值,那幺人生主导权将永远握在他人手中―当我们得到别人的认同,就感到快乐;当遭受否定,就感到痛苦,甚至自我质疑。我们不可能确保别人看待自己的方式永远是正面的,这表示我们终其一生都得战战兢兢的活着,时时刻刻追求完美与进步,否则就有可能失去被爱的资格。

我不知道对你来说这样的生活如何,但我觉得很痛苦。如果我的一生都无法做自己想做的事、说自己想说的话、忠实的为了自己活着,必须为了顾虑他人对我的看法,永远都无法自由,对我来说,这样的人生真的很没意思。

如果你和我一样,想过着自由并忠于自己的人生,那幺你可以参考下列的作法,它们会为你带来一些帮助:首先你要知道,每当我们感到紧张害怕的时候,几乎都不会是没来由的。在紧张的同时,我们必定会看到一些影像、听到一些声音、想起一些画面。这些看到听到想到的东西,是构成我们紧张害怕的最大原因。

所以要克服害怕,第一步就是试着找出那些让你紧张的、鞭策你的、攻击你的声音或画面,具体的认出它们。如果它是声音,仔细听听看,它都说了什幺?它对你说的话可能是「你就是不行」、「我早就知道你做不到」、「你好糟糕」、「没有人会爱你」、「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」、「你不配活着」、「你要更努力,不然别人就会超越你」、「你要成熟独立,不能让人担心」⋯⋯等等。仔细听着这些话,把它写下来,一句一句清楚的写下来,然后去想:「这是谁告诉我的?」这些原本你认为是自己想法的话语,在你细想之后,有可能会发现,它们其实是你身边的人曾经告诉过你的,例如你的父母、老师、朋友、喜欢过的对象,甚至是网路上的一篇文章。不论是谁说的,总之那不是你自己。发现这些声音不是自己的,是很重要的一步。过去我们之所以会被这些声音牵着鼻子走,是因为我们误以为它们是自己。人很难跟自己吵架,或是辩驳自己的论点,这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好像精神分裂。所以只要你能认清那些声音的源头不是自己,你就能把它们视为一个你以外的对象,与它们拉出一段距离。只要有了距离,你就能选择是否要遵从那些声音的建议,还是要叫它们闭嘴。

我有一个学生,某次跟我说了他因为仓促,而下了一个不智的决定。我问他:「你在害怕什幺?是什幺东西逼得你不得不赶快行动?」他想了一下,跟我说:「当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想到我那时候的感觉。那时候我好像看到我妈,一手扠着腰,一手指着我的鼻子,对我说:『你看看你!每次都不早点把事情办完,现在才要做,所以才会来不及!你就是这样!就是不听我的话,最后才会把事情搞砸!』当我一看到这个画面,心里就想:『我一定要证明我没有错,就算我现在才去处理这些事,我也可以凭着我的聪明才智把事情办好,才不是像妳说的这样!』所以我才这幺急,急着想证明我可以。」

如果他没有停下来意识到,那个在催促他的声音来自何处,他就会一直被无形的压力跟脑内的声音追赶,然后不断的做出仓促的决定。但只要他意识到了,那个在追赶他的,是他脑子里的母亲,并不是他自己,那幺他就有机会让自己在做决定以前踩煞车,好好想一下这是不是自己要的。所以你得搞清楚,那些在追赶着你、恐吓着你的,究竟是什幺?没有什幺比未知更恐怖了,只要你看清楚那藏在黑暗迷雾里的声音、画面,和那个你所恐惧的,你就能镇定下来,为自己做出选择。

这个方法套用在感情里,就是:当你能意识到那些告诉你你不够好的、责骂你的、警告你的,到底是谁?你就能选择是否要听从他的指示,还是要跟他说声:「谢谢你的提醒,但我想做出别的决定,而且我会为自己负责。」


当然,在建立自我价值的漫长旅途之中,我们仍然会遇到对象、仍然会想谈恋爱,总不可能等到八十岁建立完成之后,才去找个伴吧?所以如果你在遇到对象时,功课还没做完,还是容易受到影响,那幺你可以尝试另一个简单一点的概念,帮助你缓解焦虑感。

这个简单的概念就是─把「好」替换成「我喜欢」。前面我们提到了「人们会把自己喜欢的部分,认为是『好』的。因为有『好』的概念存在,所以『不好』也就相对的出现。」既然如此,那幺我们就直接把「好坏」给抽掉,用「喜好」来代替,事情就会变得比较简单。举例来说,我讨厌吃香菜,但我并不会因此觉得香菜不好,或是不喜欢吃香菜的自己很不好,因为香菜就是香菜,就是有些人喜欢有些人不喜欢,跟它好不好一点关係都没有。在这个概念下,「吃不吃香菜」变成了一种个人的喜好,而不是绝对的评价,也就不会有任何人,因为吃不吃香菜而感到受伤。

同理,你喜欢一个人是因为他的某些地方让你喜欢,而不是因为他很「好」。「好」跟「喜欢」一样都是主观的,你认为好的,别人不见得觉得好,所以你觉得不好的,别人也同样不见得觉得不好。既然好坏是如此的不绝对,那幺你只要把你喜欢对方的部分,视为你的喜好,就可以降低你对自己「不好」的恐惧,毕竟你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口味特殊,偏偏喜欢那些你觉得自己不好的地方。

把「好」替换成「喜欢」,是个简单的作法,但它仍然很难跟我们心中根深蒂固的信念抗衡。所以,它充其量只是个暂时应急的急救箱,对于长期的关係发展,帮助实在不大。「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」,绝对是步入交往关係前最大的问题,而自我价值则是最核心的原因,但每个人仍然各自的展现形式,有些人是指责,有些人是讨好,有些人则是根本不敢喜欢别人。关于这些更细节上的分类,在后面的内容中会有更详细的说明,但请你记得:「所有的歪曲的枝芽都是从树干上长出来的,你必须治好你的树干,才能确保枝芽好好的生长。」同理,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你和自己的关係,也就是自我价值,不论你怎幺努力去处理表现形式上的问题,最终都得回过头来与内在的自己相处,这才是长久之计。

本文出自《为何恋情总是不顺利?》时报出版

「愿为你放弃一切,但你却不愿回头看我一眼」─为什幺喜欢的人不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 下一篇: